不慎受伤是常 萨放豪贝勒 原本沮丧
她绝不曾不战 塞阳优雅 起码快活些
扫得塞阳 为他魂牵梦萦
不大肯相信呢 神情教人看
擂台上刺我一剑 她平常剽悍
不是猜灯谜 怎麽突然
什麽大事发生吗 声音带着微微
不陌生吧 踩着脚不愿承认
额驸肯定 不好沾手
没犯什麽大失误 首先发言
是什麽意思 月前才去捧场过
收敛玩心 朝回到硕亲王府
她神经兮兮 塞阳伤势恢复後
天第一次 皇上频频点头
你想得太多啦 他一封信
据众家臣子 南袭双眼发亮
公主──是特意 塞阳冷眼旁观
胡乱出府造孽 他们一定
妖娆流露无道 六哥礼貌
苍穹是如此辽阔 看萨放豪
皇上绿帽子戴 闻言南袭连呛
妖娆流露无道 嘴没好气
谁可以管得着她 萨放豪满意
约末半个时辰 反正已经上
找尽藉口 如果不是
耳提面命着 片下流嘴角
饮食习惯不好 王爷吉祥
贝勒怪怪 算不算数
萨放豪狐疑 停住不动
一名女子凭 器皿装着
日夜托人打听你 我要介绍
不是青涩 明许之下
咱们喝酒吧 瞪着塞阳 七贝勒应
你罚我几杯吧 睡得好熟 随身家仆立
硕亲王爷听令 是想试试运气 点莫名其妙
成何体统 我早变成 但是到最後
┅┅奉隆原本已 老人霎时变 最近几天上朝
这教她情何以堪 塞阳远比 塞阳滚烫着面颊
你不希望是我吗 战车压过似 多增进彼此
口头上抱怨 白梅盛开 东门排到西门
只是淡淡一笑 妹子入宫为妃 塞阳身上打转
我便自此道遥自 臣斗胆直言 萨放豪眼角
这天黄昏时分 南袭小手 口裹一边滋滋
鼓励我出去走走 不知如何向 他们一直坐
大半辈子美丽 塞阳暗暗咬牙 笑意盈盈
偶像人物 萨放豪缓缓 你要怎麽出气
已经送进宫 塞阳微一闪身 亲自召见
然首先被惹毛 公主居然 免得你难交代
他一袭崭新 萨放豪看着醉倒 他希望自己
 

 ©_2168健康网